城市噪音愈发严重,然而“消音”成了高端消费

2019-05-05 10:08 静之源官方
城市噪音

随着城市化的扩张,全球都在面临一个问题,即如何应对人口稠密带来的噪声?

根据联合国 2018 年发布的一份预测,到 2050 年,三分之二的人口将生活在城市。印度的城市居民预计将比目前增加 4.16 亿,中国增加 2.55 亿,尼日利亚增加 1.89 亿。
当越来越多的人口成为城市居民时,人们却越来越难以应对噪音。例如,英国政府最新的“全国噪音态度调查”发现,报告受到道路交通、邻居、飞机和施工干扰的受访者比例“在统计上有显著增长”。
而穷人面临着更为严重的噪音。在美国,2017 年的一项研究表明,相对贫困城市街区的噪音比富裕地区高出近两分贝。噪音污染也与社会区隔密切相关。该研究还发现,在底特律和芝加哥等美国城市,黑人、拉丁美裔和亚裔居民占比较高的社区,噪音水平高于其它社区。
最近的研究表明,噪音不仅仅是一件恼人的事情,还会对人们的健康产生可怕的影响。除了被认为与长期暴露在城市喧嚣中有关的疾病——高血压、心脏病和二型糖尿病之外——欧洲环境署指出,欧洲每年有 1 万人因噪音而过早死亡。

在 21 世纪的城市里,我们必须应对汽车声、电钻、喊叫声、轰鸣声、吠声、呻吟声、嘈杂声和楼板撞击声,而这些就在一墙之隔。我们能做些什么来阻止这种喧闹呢?
《卫报》的一篇文章给出了一些方法,同时认为“安静”是一种高端消费。
在纽约,花几万美元可以对房屋吊顶进行隔音改造,或者用隔音棉对散热管进行降噪处理。在孟买,影院的声学顾问正在销售供家庭使用的隔音墙,但价格只有富人能负担得起。
英国新出台的建筑节能法规,要求房屋高度隔热和更加密封。这些环保措施看似可以更好地隔绝外界噪音,但不完全是。同样的节能措施在冬天可以保持暖气,但在夏天却难以散热,这意味着人们一年中有更多的时间需要开窗。

环境工程公司 Max Fordham 的高级合伙人 Anthony Chilton 博士说:“就健康影响而言,这一点在晚上尤其明显。因为晚上居民们不得不做出选择,要么热得难受,要么被噪音干扰睡眠。”一个解决方案是关窗开空调,但这进而又引出了社会分化问题——当你买得起并用得起空调的时候,你隔壁住在社会保障性住房的租户却负担不起。
然而,都市人似乎也习惯了适度的噪音。农业社会的寂静,也不适合当代人类。如果真的设法屏蔽城市声音,“过于安静”也会令人不安。
Foster + Partners 建筑设计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Michael Jones 表示,随着通风技术的进步,风扇发出的低沉嗡嗡声已经消失了。在现代开放式办公室里,房间越安静,人们的谈话声就越“刺耳”。为了应对这种“过分安静”,在办公室安装“粉红噪音”系统已成为一种普遍的做法。
“粉红噪音”是自然界最常见的噪音,它主要分布在中低频段,瀑布声和小雨声都可称为粉红噪音,是一种“非常悦耳”的噪声。它与人类声音重叠,可减弱令人分心的谈话声。你不会有意识地注意到,但当它停止时你会意识到。 Jones 说:“你会突然意识到周围的一切。每一个电话,每一次咳嗽。”
当软件公司欧特克暂时关闭其位于马萨诸塞州 Waltham 办公室里的粉红噪声系统时,员工们抱怨自己被 20 米外的谈话声分散了注意力。

位于伦敦的彭博欧洲总部,使用了 Meyer Sound 的 Constellation 声学系统——改变空间的混响。
Constellation 系统被《纽约客》描述为“Photoshop 的声音版”。它的工作原理是用麦克风捕捉一个空间的声音,用数字系统对其进行重构,然后通过一系列扬声器将这一经过声学改进的声音发送出去。该公司将其描述为“隐形建筑”,虽然它主要用于音乐厅和剧院,但目前也在包括学校和餐馆在内的场所进行测试。
Meyer Sound 的创始人之一 Helen Meyer 说:“你可以听到玻璃杯的叮当声和厨房里的嘈杂声……这意味着你能听到你周围正在发生对话,但你却听不清这些话。不过在餐桌上,你可以直接和对方交谈。”
Helen 的丈夫 John 补充说:“随着这项技术变得更便捷,我相信下一步将是在住宅建筑上进行试验。”“你可以在你的房子里创造全新的环境,比如创造出在树林里(的感觉)。这只是编程问题。”
但 Constellation 系统目前售价数十万英镑到 200 多万英镑不等。对于绝大多数住在铁路和城市主干道旁的人,还是隔音吊顶更现实。